程序员心中都有一个“静静”,想起它就能踏实写代码了

一代文豪托尔斯泰在其三大传世名著之一的《安娜·卡列尼娜》中开篇明义,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而在所有这些不幸的家庭中,基本 上总会有一个共同的第三者,名曰“静静”。

据说,“静静”是中国老公们的集体出轨对象,是最被中国老公们魂牵梦绕的的一名女性。每当河东狮吼,家中风云变色之时,所有大老爷们们都会绝望地、疯狂般地想起“静静”。她的安静、婉约、善解人意,总会像火炉化掉冰雪一样,带走我们内心的焦躁和抓狂,她,就是所有已婚男人心中的维纳斯!

人们对于“静静”之感情,有远有近,有浅有深,而其中,爱“静静”最为深刻、最为专情的一个群体则是我们可爱可敬的程序员们!

程序员心中的“静静”

《礼记·大学》篇有云: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白话反过来说就是,心不能静下来,便不能安宁,心不安宁,就无法缜密地思考,无法好好地思考,啥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至理名言,套用在写代码上尤其如是。

众所周知,写程序是一项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弄不得虚,做不得假,人类的世界尔虞我诈,计算机的世界童叟无欺。其实,就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一样,你对你的代码粗暴,它就处处埋坑,随时引爆,正所谓“以爆易暴”也!你对你的代码温柔,它就轻风细雨,娓娓而行,安静地做一个计算机世界的美男子。总之,你怎么对待你的代码,你的代码就怎么对待你,因果宛然,真实无欺。就像你怎么对待你老婆,你老婆怎么对待你一样,你横眉竖目,她就河东狮吼,你举案齐眉,她就深情款款。人生何其相似也!哎,谁不想说:愿此生,能温柔相待呢?

可是,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在三界流转多生多事,满身罪业下来,这一生岂能事事尽如己意?很多次,每当洒家准备万缘放下,全身心投入到写代码的伟大光荣而正确的事业中时,总会有一些不开眼的家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无住居士,请教个问题,%¥*&¥#@*()”,再或者,群里蹦出个消息“两点开会,迅速马上,领导训话。。。”。。。虽然,写代码主要靠自我的奋斗,但也要看周围环境如何不是?每当在代码之海遨游时被人硬拽上岸之际,洒家心中总是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除此之外,“静静”也会悄悄浮现于心头。那种如丝如缕的思念,深入骨髓的期盼,那种强烈的情感,岂是外人所能体会?

佛门所谓“暇满难得”,就是说很难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空暇时间,能让你舒舒服服地干点自己的事。佛口亲宣,金玉良言,岂是虚言哉?!

心静方能无bug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各行各业的人才都有独家衡量标准和指标,比如,大学教授的标准在于发了多少篇高水平论文,主持了多少项基金项目,比如,高三班主任的标准在于学生中有多少考了名牌大学,一本录取率达到多少,再比如,医生的标准在于做了多少台高难度的手术,拒绝(或收取)了多少红包。那么,可爱的程序员呢?

窃以为,最为考验一个程序员功力的地方在于:少挖坑、会填坑,这里的坑指的是隐秘难寻、在不经意间就让系统功能异常的bug。据洒家不长不短的程序员生涯中的经验教训来看,程序设计中有90%的工作毫无价值可言,如果代码库积累地足够充分,就是个复制粘贴、稍加修改的活。但是,还有10%是真正具有创造价值的,能不能干这个10%也是优秀程序员和平庸程序员的分野,所谓隐秘难寻的bug就是在这一部分工作之中油然而生的。

记得哪位大神说过,这个世界上存在绝对安全的设计,但不存在绝对安全的实现。在设计到实现之间,横亘着从理论到实践的巨大鸿沟,这里面不仅有对操作系统、处理器细节的不同把握,还有对各种设计模式、软件架构、算法实现的各种选择,正如“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同样的需求,不同的程序员也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显然,假如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理论上具有最高水平的程序员写出的代码才能完全没有bug,那么,现实生活中,我等程序员写出的bug就只有多少之分了,bug之多少根据程序员水平程度不同成正态分布。

洒家当年考大学时第一场语文作文失利,后面直接崩坏,最终发挥严重失常,结果,流放宁古塔,到了北方边陲的一所大学就读,所以现在有人问起我来:“你是怎么考上哈工大的?”,我总是悠悠地回上一句:“考砸了呗!”,当然收获白眼无数。同理而论,程序bug的多少除了取决于程序员自身水平的高低如何之外,对一个具体的程序员个体来讲,则是主要取决于水平发挥的程度如何。

就写代码这件事来讲,影响程序员水平发挥程度的主要决定因素是心境。万籁俱寂、心静如水时,写起代码来就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只有行云流水,不觉凝滞,方能不断深入应用场景,将设计方案准确变现成计算机上的代码。反之,如果心乱如麻,注意力无法集中,毛毛躁躁的心情只能写出bug百出的代码,造成的结果就是:写代码时,只有我和上帝能看得懂,过了一段时间,嗯,只有上帝能看得懂了!

怎么找到“静静”?坐拥近两百亿美金身家,前段时间突然在国内声名鹊起的桥水基金掌门人达里奥曾向记者分享自己成功的最大秘诀:冥想。这位传奇人物表示:“冥想使人超然平静,让人心思澄明,独立,带给我思维自由的流动,它给我带来很多的才能。”大神的这个表态,让冥想、静坐一时间又火热了起来,那么,程序员想“静静”,和冥想打坐是同一个“静静”吗?

冥想和打坐能带来一种摒除杂念的力量,让人于绝对静谧期间,抛开意识心,在重大抉择面前保持冷静,同时出于直觉,做出神来之笔式的行动来。搞软件,写代码,显然不像炒股票,买卖基金那样需要鬼斧神工式的洞察和卓然物外的预见,那是一种介于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决策性思考。写代码,并不需要冥想打坐,且看满大街的程序员,哪一个有那种超然物外的仙风道骨?

不过,打坐、冥想固然不需要,在写代码时保持一个安详、静谧的心态还是至关重要的,同时,鉴于人之身心的互相影响,物质和心灵的相互作用,体面的工资待遇,冬暖夏凉的工作环境,和谐美满的人事环境,这些都有助于程序员生产出高质量、bug少的代码,所以,不是我们贪图高收入,实在是收入低,影响心情,从而不经意之间埋入bug,无意中给公司带来经济和名誉上的损失。都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不是?!

为了帮助程序员找到“静静”,希望老板们多流淌一些道德的血液,少让我们加班,多给我们发钱,鉴于程序员的敏感脆弱,最好不要有任何批评,倘若再时不时地口头表扬几句,放低姿态拍一下我们这些老实厚道的程序员的马屁,我们敢不竭诚以报?

深圳网站建设 www.ue.net.cn 网站建设 www.ue.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