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研究成果支配了美国15年

今年的秋天,格外的悲伤。

文艺界许多艺术家陨落,常宝华、单田芳、师胜杰等老艺术家相继离世;著名主持人李咏病逝;标志着一个时代的金庸老先生与世长辞。而在技术上取得许多重大突破的科学界,也是喜哀参半,“高铁院士”王梦怨、诺贝尔奖得主“世界光纤之父”高锟、中药药理学家李连达院士、材料科学专家陈创天院士、炼油和石油化工专家侯芙生院士、天体物理和空间探测专家王焕玉、构造地质学家和地震地质学家邓起东院士相继与世长辞。每一位都是专业领域的泰斗,每一位的离开都让人心痛不已,每一位的故事都是一部时代史诗。

在如今的中美关系形势下,看到这些沉甸甸的科学家名字,其中一个让我想起2016年一则新闻——《整整15年:美国终于打破中国这项技术封锁》,新闻中说到,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开始合成氟代硼铍蓬勃酸钾晶体(KBBF),到90年代初,我国不仅成功合成,还准确地测定了其结构,证实它是一款极佳的深紫外非线性晶体,到2009年,我国意识到这种晶体的战略意义,随即停止对外出口,它也成为中国对美国禁运的战略物资。直到2016年,美国经过15年的研究,终于宣布研制出KBBF,称打破了中国的技术封锁。但是美国也许没有想到,2015年8月我国已经研制出了新一代晶体,在这项技术上,我国甩了美国几条街。

这则新闻着实让人振奋让人自豪,美国可以针对我国颁布禁令,我国也同样有实力对美国进行技术封锁,而主导研发该技术的,就是10月31号离世的材料科学专家、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院、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科院院士陈创天先生。

陈创天院士,1937年出生于浙江奉化斗门头,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陈院士在北大得到了黄昆、王竹溪、郭敦仁、褚圣麟等众多名师的教导,毕业后,陈院士被北大推荐到中国科学院华东物质结构研究所学习。1965年,陈院士决定主攻当时中国落后于世界的非线性光学材料领域,并称其为“不需要天赋的研究”,他说他的工作就是耐住枯燥和寂寞找有用的材料。陈院士说得轻描淡写,但他做的是在数以亿万计的材料中,经过无数的计算和实验,挑出能为人类服务的几种,其工作量可想而知。

经过长期的不懈研究和探索,陈院士团队于1980年发现并合成了BBO晶体,比当时国外的ADP晶体效果好4到5倍。整个世界都难以相信,中国竟然有这么先进的材料技术,一时间,BBO炙手可热,世界上80%的BBO都是中国制造。1987年,陈院士团队发现并合成第二块“中国牌”非线性光学晶体LBO,再次掀起一场革新。在这个领域,中国制造是一件极其光荣的事。

九十年代,陈院士团队成功合成KBBF晶体,开启了深紫外时代,当时芯片光刻技术、超导测量等等前沿科技的核心部件都是KBBF,许多国家还将KBBF用于军事。2009年,我国禁售KBBF,一时间国外和KBBF相关的项目全部瘫痪,许多仪器成为价值连城的“废铁”,《自然》杂志还写文章《中国藏起了这种晶体》大吐苦水。当时,有人找到陈院士想以高价购买KBBF,陈院士只简单地回答“不卖”,许多国家用极高的薪水想聘请陈院士,陈院士的回答依旧简单——“不去”。

当时许多人质疑,我国的高精尖技术不让出口赚外汇,本国也没多大用途,这是何必呢,难道就是单纯为了恶心别国吗?其实我们看看陈院士近些年的工作,就能发现缘由。从KBBF被研发出来后,直到被我国真正应用,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陈院士近20年一直在前线工作,他的许多工作都在于完善深紫外激光器以及配套的上下游项目,致力于将这项技术应用于我国工业。2013年,中科院公布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一能够制造实用化深紫外全固态激光器的国家,这其中陈院士功不可没。

材料的发现不是终点,更优秀的新材料会出现,但是随之发展起来的工业,会成为我国硬实力,让我们不惧怕被他国封锁,真正成为科技强国。陈院士坚信,中华民族必有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他也用他的一生,努力为他的信念付诸努力。

《科学中国人》期刊曾说,陈创天院士近半个世纪的科研工作,让我们看到的是中国非线性光学晶体的发展史,感受到的是他对于自己理想与信念始终如一的执著与坚守。在许多国际问题上,我也始终坚信,我们国家从来不缺实力,只是需要一代一代人的坚持和努力。

所谓长大就是你熟悉的一个个人都在离去。就像做好了交接仪式一样,他们毫无征兆地说了再见,世界交到了我们手上。这个秋天,我们送别一位位艺术家们和科学家们,也一再勉励自己,追问自己,真的准备好了吗?

深圳网站建设 www.ue.net.cn 网站建设 www.ue.net.cn

 

2018-11-14